鄂西大学特产系培养了我

  自治州的建立,催生了恩施地区第一所综合性大学鄂西大学。我的命运也由此改变。

  父亲曾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,夜里不停地咳嗽。那时我正读高中,便立志考上恩施医专,当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,兼顾治好父亲的顽疾。

  1984年9月6日,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,上面写着鄂西大学特产系。我很失落,父亲却高兴地说,你能上鄂西大学已经很不错了。

  那时信息闭塞,我对特产专业的概念一片模糊。但开学那天,班里来自全州8县市及州外的54名学生都兴奋不已。

  鄂西大学是在原恩施师专的基础上,增设林业、特产等专业组建的一所综合性大学。因为师资不齐,教育部门抽调一批教授支援鄂西大学驻校教学。他们当中有植物病理学家、华中农业大学教授王就光先生,华中师范大学生物系教授苏宏汉先生,土壤学教授詹重慈先生,武汉大学哲学系马教授等。为此,我们经常戏称:首届鄂西大学特产系的学生是华农、华师、武大等大学的联合毕业生。

  读大二时,学校开设了专业课程,我对所学专业逐渐清晰。当时,宣恩县园艺场的柑橘园遭遇严重的炭疽病,王就光教授带我们赶往现场学习。眼前的果园一片灰白,仿佛被火烧过一般,工人们也像害了大病一样十分沮丧。我和同学们都以为这片果园没救了,但王教授却信心满满:有救。在王教授的悉心指导下,场里的技术员规范修枝、清园、施药、上肥第二年,王教授又带我们去参观果园,青绿的树冠、灿黄的果实、开怀大笑的工人,巨大的变化让我深深爱上了我所学的专业。

  特产专业刚建立,校内还没有教学基地。为培养我们的专业动手能力,教师们煞费苦心,跑遍全州8个县市的特色产业基地,选定10多个教学实习点,包括各县的园艺场、茶场,甚至还有一些种植大户的柑橘园和茶园。我们背着行囊,在各个教学点开展艰苦的见习。这些经历为我们后来从事特产经济作物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基础。

  2003年,我参加了母校20周年校庆。当时母校早已更名为湖北民族学院,并面向全国招生,林学、特产两个专业合并为生命科学院。母校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与我们在校时不可同日而语。明年7月6日就是母校40周岁生日,我坚信她会为自治州乃至全国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。

  自1987年7月从母校毕业至今已30余年。记得刚参加工作被分配到来凤县特产作物病虫防治服务站。单位是刚成立的,一切得从头开始。

  在站长的带领下,我们对全县发展规模超过万亩以上茶叶、柑橘、桑树等主导产业基地进行全面调查,选取了10多种经常发生的病虫作为观测对象,并制定了病虫防治观测方案。在主产区分别设立10个定点观测点,每周观测并作好记录;同时,定期到全县各区乡产业基地循环观测面上病虫发生情况。结合天气预报,发布长、中、短期病虫预报。为全县特产作物病虫防治提供科学依据。

  我们还经常到村到户宣传病虫防治技术,指导农户适时正确使用农药,许多素不相识的农民给我们倒水喝,请到家吃饭那时的交通条件差,每次下乡需从县城车站乘车到集镇,然后骑着从站所借来的二八载重自行车到村,再步行一段路才能到达目的地。

  后来县里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,乘车去基地最远的地方也不到两个小时,这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我又参与了本县生姜、油茶、藤茶等特色产业基地建设,为当地农民脱贫致富贡献了一份力量。如今,因工作需要,我不再从事特色产业发展一线工作,但我仍关注着特色产业,希望产业健康发展助力乡村振兴。

  很庆幸,我的青春时代正值自治州飞速发展。感谢母校培养了我爱岗敬业的精神和建设自治州的能力。我虽未变成白衣天使,但却成了植物医生,成为建设自治州的一份力量,此生无悔。